辉煌一时的万达如今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,内部腐败、高管接连出走、业绩滑坡、资产甩卖、发债被拒等一系列麻烦频频发生。

  两名高管被警方带走

  8月1日上午,在建国门的万达总部,两名万达高管被朝阳警方带走,涉案的金姓、尹姓高管分别担任万达集团中区营销总经理、副总经理职务。

  有媒体报道,他们被带走的原因是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。不过,据此前中国证券报报道,此次案件或与安徽的项目有关,项目公司以销售去化有困难为由串通集团高管放宽审批权,将房子以极低的折扣卖给了外部供应商,从中赚取差价。

  此次共牵涉区域公司、集团公司20余人,集团高管个人非法所得金额高达千万。其中还涉及到一位在万达任职17年的老臣——万达集团总裁助理高斌,目前此人已出逃美国。

  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万达员工透露,今年4月,万达审计部接到投诉后,在内部开展了近三个月的调查,“万达审计部的很多反腐案例都源于举报”。

  “一个地产项目的销售总监存在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的可能性很大。”一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业内人士称,这被地产圈的从业者视为“无足挂齿,再正常不过的事情”。

  看似正常的事,王健林却高度重视,要求从严处理。有消息称,目前万达集团已将主要涉案嫌犯交由司法部门,其余基层违规员工被开除,并重新修订了营销管理制度,禁止项目包销,严控电商。

 30多位高管相继离职

  公开数据显示,由于节奏过快、压力过大等原因,短短两年之内,万达已相继有30余位高管离开,仅2017年离职的就有超过10位。

  同时,缺钱或许是万达面临的另一个问题,公开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负债总额为4462.53亿元,虽然之前一系列重组甩卖,甚至提出轻资产口号,但资金流依旧较紧。

  王健林的铁腕反腐下为何仍有“漏网之鱼”

  对于内部腐败现象,万达一直在努力遏制,而王健林也有一套自己的“方法论”。

  他曾在《万达哲学》这本由其本人亲自编撰、用以表达其管理智慧的书中表示,万达有一支很强的审计队伍,而“我个人在集团不分管具体业务,唯一管的部门就是审计部,审计部就相当于万达集团的纪委”、“审计通报最厉害,一发就意味着有人被开除或者受到更重处罚”。在书中,王健林对这支队伍的描述是,业务能力强、有很强的威慑力。

  这在房地产界无人不知。此次万达两名高管被朝阳警方带走时,一些房地产人士调侃道“习惯了”,他们认为万达高管被审计部门调查出问题是常态,且和其他一些房地产企业相比,万达违法违纪的数量其实相当少。这完全归因于万达内部令人又怕又敬的审计部门。

  从万达集团官网公开信息,万达审计部成立于2001年,其成员由财务、工程、预算、土水电各专业人才组成,由高茜领导,高茜也是万达商业地产唯一一名女性高层管理者。

  从万达官网可查的数据上看,这个特殊部门所查处的内部腐败案例数目也在不断增加。

  从2002年的处分2名员工、2006年的7人遭处分,到2012年处分员工64人,再到2013年处分员工180人,被处分的员工人数呈现猛增态势。王健林在2017年工作总结中曾表示,“审计中心2017年查处263起违规事件,解除劳动关系129人,司法立案3起,为企业挽回损失1.3亿元。

  至于为什么在如此严密的审计机制中万达腐败案件依然存在,有分析人士表示,一方面因过大的工作压力,员工想获取更多利益寻求心理平衡;另一方面,万达地方公司多实行项目制,项目进入使用期后建设团队往往就地解散,员工流动性大,普遍存有“临走捞一把”的侥幸心理。

  资产总额一年缩水千亿 ABS项目终止

  万达的烦心事还不止高管被抓。

  上个月,运作许久的万达供应链金融(1-5)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(简称“万达供应链ABS”)突然“终止”。深交所的债券项目信息显示,该项目所属地区为上海,发行人为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,拟发行金额50亿元,承销商/管理人为华夏资本。

  此项资产计划主要用于万达城业务,因2017年资产转让而“中止”,今年又突然终止。

  通过供应链金融ABS,企业可延长付款账期,缓解其流动性压力,而且发行供应链金融保理ABS对其资产负债表不存在直接影响,一定程度上节约了财务费用。

  发行ABS项目,一定程度上说明企业资金紧张。

  对于万达而言,虽然去年通过出卖资产,消解了一些债务,但资金流依旧较紧。7月6日,万达集团开始启动总额20亿元的公司债发行,计划采取分期发行的方式,并确定第一期10亿元公司债的票面利率为7.5%。

  公开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总额为6891.05亿元,相较2016年7961亿元缩水千亿,负债总额为4462.53亿元。2017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55.67亿元,增长4.40%;实现净利润200亿元,下降34.04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5.84亿元,下降32.63%。

  不过,在2018年万达年会上,王健林除坦承经历风波外,还表示将继续采用一切资本运作手段降低企业负债,计划用2-3年的时间将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。

  对赌协议或难以完成

  对于万达或许最大的困难还在后面,之前从港股退市时,王健林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,万达集团约定万达商业要在2018年8月31日前登陆A股市场,若万达回A股失败,将要支付高达400亿港币进行股权回购,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%和10%的利息。这笔利息的金额,大概为70亿港元左右,如今商业私有化满2年的大限将至,可是万达依旧没能上市。虽然马化腾携张近东、刘强东、孙宏斌联手驰援万达340亿,但也要求万达商业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上市,并且2019年租金的净收益要达到190亿元,如果低于这个数值,投资方有权要求万达方面给予其现金补偿。

  万达商管如果要在A股IPO,估计难度不小。一是A股IPO对房地产公司基本关闭了大门,近几年基本没有房地产公司上市,即使万达商业变为万达商管,想剥离房地产业务,但对于万达商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第二就是A股对于拟上市公司业绩对赌比较严格。目前,企业若要顺利IPO上市,一般均需解除对赌协议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5年以来165次国内对赌案例中,业绩对赌102次,剔除没有结果的,对赌失败的占比达52.5%。